位置: 主页 > 菲彩国际线上娱乐 >

公司倒闭、高管离职、欠款坏账,服务机器人玩

时间:70-01-01 08:00 来源:

本文来源: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文 | 轩窗

今年的世界机器人大会已正式落下帷幕了,智东西作为大会的合作媒体在大会现场浸泡了三天,并将今年产业的动态进行了揭示(副总理点名,四类机器人引爆亦庄,不再是假把式)。从大会现场来看,教育、安防巡检、配送等应用方向成为了玩家争夺劲头最猛的几个方向,在技术方面今年机械手的抓取能力也成为了众玩家展示的重点,然而走向商业化却还需要一段时间。

智东西在世界机器人大会上看到了行业里繁荣的一面,但作为产业的观察者,我们发现了在这热闹、繁荣的背后,却有着不为认知的行业隐忧,正在逐渐使行业陷入寒冬。

今年上半年,服务机器人行业就上演着一部惊心动魄的连续剧,从深陷倒闭风波到核心高管离职,从研发团队解散再到客户倒闭欠款无法追回,从产品销路难找再到缺席世界机器人大会……这些服务机器人企业“流年不利”的种种巧合,不免使人深思。

在与产业内人士进行了深入交流,结合玩家们提供的信息以及行业现象,智东西观察到在服务机器人玩家缺席世界机器人大会背后,是行业整体技术不足、资本遇冷、市场失利的残酷现状。

2018年服务机器人产业动荡事件

创业有风险,入行需谨慎。如果说,过去的四年时间里,服务机器人行业经历的是一场优胜略汰的自然选择,技术和资本处于劣势的小玩家们陆续死亡是一种自然现象,那么在2018年上半年,服务机器人产业深层矛盾已经已经开始触及产业的核心玩家了。这些玩家遭遇了倒闭风波、核心高管离职、研发团队解散、客户倒闭欠款无法追回等一系列的行业动荡。

最让行业触动的事件就是第一个获得“中国机器人认证”的机器人产品,证书编号“001”的棠宝机器人倒闭风波案,智东西在7月30日独家揭秘了棠宝机器人倒闭风波案始末(独家:老板跑路公章被夺!这家明星机器人深陷倒闭风波)。

今年6月,棠宝机器人受母公司棠棣信息影响,由于资金链断裂深陷倒闭风波,创始人王明高债台高筑现已出走美国。而此前由于王明高在银行圈人脉广泛,棠宝机器人在银行、医院的销售情况在业内也是可圈可点的。

说到棠宝机器人在银行也的落地,就不得不提近两年产业里另一件大事——建行召集国内服务机器人企业做机器人落地银行标准定制。智东西在今年6月曾对该事件进行了解密(解密:建行砸上亿搞机器人!30多家公司争宠)。

从2017年中旬开始,在建设银行总行的授意下,建行广州开发中心召集全国30多家大型服务机器人企业,进行落地银行业的测试。建行在该项目中只提供场地和测试软件,其他的人力成本、硬件成本都需服务机器人玩家自掏腰包。参与该项目的玩家向智东西透露,参与该项目一年成本高达几十万到一百万不等,而这场长时间的拉力战,尚未看到光亮的前途。

据智东西了解,目前参与这场“标准定制”的玩家只剩下3-4家。尽管日前有零星的报道称,在某些地区的建行已经有服务机器人落地,但业内人士对智东西说:“那只是部分当地建行自己按捺不住尝试做的项目,并不是建行总行授意的这个项目。”

▲原小忆机器人创始人兼总经理 方飞海

除棠宝深陷倒闭风波外,许多服务机器人企业也遭遇了重大的人事变动。曾在2015年获“红衣教主”周鸿祎垂爱的360生态链企业小忆机器人,在2016年可谓是风生水起的明星创企,曾是智东西早起关注项目之一(深度对话小忆机器人创始人方飞海 解密周鸿祎力挺的机器人)。据智东西了解,目前其创始人方飞海已移交小忆机器人的管理权,整个团队人数也锐减了一大半,目前只有不到20人。

无独有偶,位于上海的专注医疗服务机器人的企业木爷机器人,公司联合创始人同时也是核心高管,已向智东西亲自证实现已离开了木爷团队。据业内人吃透露,木爷也已将其商业服务机器人系列酷奇项目停止,之保留医院物流机器人诺亚系列,同时,木爷也没有参加今年的世界机器人大会。此外,据业内人士透露,北京某家服务机器人企业,其研发已停止研发团队已经解散,但销售团队目前仍保留,据悉该公司曾因产品不成熟造成事故而被媒体报道过。

除了个别的人事变动外,有些企业也出现了股东更迭现象。此前,三宝机器人公司旗瀚科技曾传出遭遇资金危机,而在今年5月末三宝获得了东旭光电1.8亿的融资,并被东旭光电控股,公司也更名为三宝创新。今年7月,在东旭光电控股下重获新生的三宝,在母公司的帮助下与滁州扬子沃特签署了1万台服务机器人合作协议,至此三宝成功回血。

如果说棠宝是被资本压得无力翻身,三宝是侥幸逃脱掉的,那么更多机器人企业其实都陷入在了危机边缘,就算是体量大一点的头部玩家,也未能幸免。去年年末,被称为医疗“航母”的远程视界爆发危机,而就在2016年该公司还成立了远程视界机器人科技子公司,并开发出两款机器人产品,服务于互联网医疗。

然而,业内人士透露,远程视界的机器人是另由一家机器人公司代工的,远程视界负债高达几十亿,已经无力支付该代工企业的欠款了。据智东西了解该代工企业受远程视界事件影响,目前也正处于风暴边缘。

产业低迷现状:世界机器人大会缺席者

今年是第四届世界机器人大会了,据主办方介绍今年将有160多家企业参展。智东西在梳理了官方公布的展商目录后发现,今年约有35家服务机器人企业参展。而如木爷、礼宾机器人、小忆机器人、赛格威、大陆智源等机器人玩家都没有出现在展商名录上。

目前国内服务机器人行业的核心玩家大致有40多家。据智东西不完全统计,今年没有参展的服务机器人核心玩家就占了四分之一,而今年出现问题的玩家则高达六分之一之多。

某机器人企业CEO向智东西透露:“世界机器人大会并不是一个行业聚焦的展会,它更加的泛,参观者基本都是家长带着孩子去玩,对于做B市场的我们来说,更愿意参加行业更加聚焦的展会,这对我们的业绩才有所帮助。”而另有业内玩家向智东西透露,企业参展世界机器人大会需要两方面的费用:一是需要交参展费,二是要承担人力成本,“钱”始终是一个摆在明面上的问题。

如此看来,机器人玩家们无力参与世界机器人大会这一国内机器人行业重磅活动,其背后原因在于在服务机器人市场持续低迷阶段,玩家们已顶着巨大的生存压力,在战略上选择了收缩和聚焦,更希望能获得实实在在的业务,因此要“把钱花在刀刃上”,能省则省。

产业低迷原因:技术和资本的双重钳制

服务机器人行业为何从2017年开始就一路低迷,为何又在2018年上半年就爆发出如此多的问题?智东西在与行业内的众多玩家交流后发现,产业持续低迷的原因是受到了技术和资本的双重钳制,技术不成熟、应用场景无法拓展,资本只向头部企业聚集,这些也成为造成服务机器人产业寒冬到来的深层原因。

首先是技术上的问题。服务机器人有三大核心模块:感知能力、交互能力、运动能力。其中感知能力相当于人类五官,能够捕获并传输数据;交互能力相当于人类大脑,能够对数据分析运算后和人类形成互动;运动能力相当于人类四肢,能够提高服务机器人的实用价值。

目前,在感知方面,服务机器人依赖于多传感器的融合,除传感器硬件本身外,传感器融合对玩家来说也是一个重要门槛。在交互能力方面,服务机器人主要依托语音识别、语义理解等人工智能技术,对大数据的要求非常高,不过目前国内服务机器人语音软件方面大多采用科大讯飞的方案。

在移动能力方面,服务机器人主要具有导航和定位能力,基于激光雷达、摄像头和声纳等传感器,搭配SLAM算法是行业通用方案。然而,目前这些技术上玩家们还有很多的技术问题没有解决。

技术方案的不成熟,也导致了服务机器人在应用上显得鸡肋。比如,应用于医院场景的服务机器人,在医院的嘈杂环境下,根本没有办法进行语音交互。

儿童教育机器人也有类似的问题,6月30号某地方电视台报道,浙江宁波的宋大爷花费1500元买了一款智能学习机器人,据说可以指导孩子写作业。然而,在实际使用后,宋大爷评价“这个机器人甚至连1+1等于几这样的问题都没个正经答案,只知道唱歌,就是个傻蛋”。

在实际应用效果不佳的情况下,服务机器人的应用场景也就更难打开。于此同时,没有好的应用场景支持,产品也无法走向量产,这就导致服务机器人成本过高,销量不佳,形成一个恶性死循环。

此外,在经历了四年的市场验证后,资本市场对服务机器人行业也缺少了热情。而服务机器人行业目前正处在变研发变应用的情况下,本身就处在需要高投入的阶段。从目前的趋势来看,资本正越来越倾向于行业头部的、有变现能力、口碑较好的玩家,下层创业公司能分到的资金正越来越少。

产业灵魂拷问:生存还是毁灭

在资本收缩、市场低迷的情况下,背后依托于大公司、上市公司的服务机器人公司,在这个需要长期坚持投入的行业里,尚有喘息之机。而对于“无依无靠”的创业公司来说,前路将非常渺茫。

小玩家们想要生存下来,就必须要找到自己的变现方式,跑通商业模式,或者寻找大企业做背后大树,提供资本支持。

在这方面,我举两个典型案例。

找到自己商业模式的玩家,如现已成为国内人工智能独角兽的优必选,尽管大家对优必选的阿尔法系列机器人非常熟悉,但实际上优必选在营收上实现了稳步增长则是在编程机器人Jimu系列推出,并成功进驻了苹果零售商店后。优必选创始人周剑也曾对智东西表示,做机器人就是要长期大量投入资金,如果一家企业没有好的项目实现营收上的增长,就没有支撑机器人研发的能力。

获得大企业垂爱的例子,则要说今年经历了“生死劫”的三宝了。去年的世界机器人大会上三宝以旗瀚科技名义参展,而在今年年初,三宝一度经历了资金危机。如今三宝已经回血,获得了东旭光电1.8亿的融资,并被东旭光电控股。今年7月,在东旭光电控股下重获新生的三宝以三宝创新的名义,签署了与滁州扬子沃特的1万台服务机器人合作协议。

可以说,服务机器人行业走到今天这个关键节点,已经留给玩家们选择的道路和时间都不多了。然而,面对“生存还是毁灭”这一问题的灵魂拷问,玩家们如若选择咬牙简直,当务之急则是要找准市场刚需,这一点迫在眉睫。否则以推为进也不失为一种明智选择。

产业怪状:肯砸钱买单的巨头们

不过,今年在服务机器人行业里也出现了一些怪状,这一边一众中小创业者叫苦不迭、满眼凄凉,那一边多巨头开始在这一市场上频频布局。(8大公司入局服务机器人!腾讯三连击)亚马逊据称开发音控机器人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今年开始将投入更多的资金和人力到这一项目上,业内人士对亚马逊的项目持看好态度,认为亚马逊的产品会带动行业新风向。

▲波士顿动力最新版机器狗SpotMini

除亚马逊外,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也被传在研发机器人。此外,被软银收购的波士顿动力也在今年放出话来,2019年将量产1000台机器狗SpotMini,用于家庭市场。

而在国内,以通讯技术起家的华为也正在计划为中国市场开发一款机教孩子们说英语的机器人,日前在华为半年度业绩报告媒体沟通会上,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回答智东西称,教育类产品华为一直在做,包括在技术和教育类的产品解决方案中的支持。“机器人类的产品在做,至于有没有胳膊有没有腿不重要,重要还是核心能力,要把自然交互做好”。

在今年的世界机器人大会上,刚成立不久的软银机器人公司也进行了亮相,据其工作人员介绍,软银非常看好中国市场的前景,并且将以pepper重点在商用场景上阔地,如导购、招待等场景,而知名的机器人NAO则将用来重点布局中国的教育市场。

尽管有行业巨头频频入坑机器人,但玩家们需要清楚的是,这些巨头虽入局,却并没有将其作为核心研究方向,更多的只是一种尝试,是对未来的布局。最重要的是在资金方面,巨头们有持续投入的资本,少则七八年,多则几十年,这些都不是中小型机器人玩家所能企及的。

结语:服务机器人寒冬将至

从2015年至今,服务机器人市场已发展了4年,从最初“百家争鸣”走到现在,一路上已陆陆续续有玩家掉队。令人心疼的是,四年的时间里,依然有许多玩家没有跑通自己的商业模式。然而,企业毕竟是企业,同研究所和研究机构不同,企业需要有自己的变现能力和盈利能力。

而从当前服务机器人市场的局面来看,机器人玩家正面临着技术和资本的双重钳制,市场的持续低迷,也将意味着行业的寒冬将至。玩家们想要渡过寒冬,找到一条适合自己的、能维系企业生存的商业通路迫在眉睫。

进入2018年后,服务机器人行业的危机已经触碰到了产业里的核心玩家,行业整体技术不足、资本遇冷、市场失利的残酷现状也更加明显。如此看来,服务机器人寒冬将至,存亡之秋已经到来。

热门文章
最新文章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